卖臭豆腐的也开起了连锁店

   杭州人爱吃臭豆腐,当朱永杰知道武汉的雷波靠卖臭豆腐就能发展到100多家加盟店,还打进了酒楼、酒吧的时候,朱永杰就顿生靠祖传的手艺,干出一番事业来了的豪气。为了让朱永杰的臭豆腐事业进展顺利,18创富特请了武汉臭豆腐经营专家雷波为朱永杰把脉。

  手艺是老底子的

  靠着绍兴籍的爷爷传下来的手艺,朱永杰可以将臭豆腐炸出极佳的口味来,就像饭桌上的家常豆腐一样,外脆内嫩,外形又是极诱人的金黄色。他觉得自己的工艺和雷波的手法差不多,都是用苋菜发酵的,会形成一股浓浓臭味,只是没有像雷波一样,在制作过程中加入藕节。朱永杰曾去绍兴品尝过名闻遐迩的“三味”臭豆腐,感觉跟自己的臭豆腐一个味道。

  大众食品就该大众价格

  去年9月,朱先生也曾在舟山东路卖过臭豆腐,就像街头最常见的那样——租了个一米宽的摊位,设备简单得只有一块板子和一口油锅。但是他马上发觉自己的做法是愚蠢的:“生意很差,一天最多也只能赚50元的毛利。”据他自己分析,倒不是自己做的臭豆腐味道不好:“吃过的人,没有说不好的。”主要是自己选择的地段不好。朱永杰在舟山东路卖的臭豆腐0.5元/块,而同样大小的臭豆腐,周边小摊只卖0.25元/块,贵出了一倍,朱永杰认为自己“根本就没考虑到这个地段的消费能力。”

  记者接通了武汉雷波的电话,他以在武汉非常出名的五香干为例,批驳了朱永杰“高价策略”的失误。武汉有种“进贡”人民大会堂的五香干,价格高达6元/斤,比武汉菜场里的五香干贵出了一倍:“味道确实非常好,销量却很差,普通老百姓买不起这种原本应该属于大众消费的食物。”他认为,臭豆腐就应该像大白菜一样,让普通老百姓买得起。据悉,雷波注册的“大营山”牌臭豆腐的售价跟武汉街头卖的一样,都是0.25元/块,批发给加盟店的价格甚至低到0.1元/块:“还有谁能竞争得过我?”

  亏钱打名声

  “我两个月亏了一万多元,就是为了


打名声,”雷波建议朱永杰,如果想把自己的臭豆腐作出名牌来,并且能够打进饭店、酒吧,就应该先亏钱打名声。据悉,在2004年8月,也就是雷波事业刚起步的时候,他在武汉市区一口气开出了7家直营店,单一经营臭豆腐。他并不指望这7家直营店赚钱,相反,他们都是亏本的。雷波寄希望于这种虚张的声势,为自己的臭豆腐打出名声来:“从没有人在武汉这么大规模地卖过臭豆腐,只要自己的臭豆腐受人欢迎,就会有人找我合作。”结果证明雷波的做法是明智的,在直营店开出两个月以后,雷波就发展了50家加盟店,饭店和酒吧也都是主动找上门要求进货。随后,直营店被关闭,雷波也开始全面盈利。

  在街头卖臭豆腐失败后,朱永杰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将祖传的手艺浪费在街头,饭店、酒吧这类的高档场所才是自己臭豆腐的出路。毕竟自己臭豆腐的质量是过硬的,还能根据佐料的不同,做成葱煎、剁椒,甚至臭豆腐煲等多种样式来,不管是酒吧还是饭店,都能根据需要,满足不同顾客的需要。

  所以朱永杰也在不久前给自己的臭豆腐注册了“阿六头”商标,还设计了一个古色古香的纸质包装,准备以生豆腐的形式销售给饭店和酒吧:“6元/瓶的百威能在酒吧卖30元,我的臭豆腐卖0.2元/块总可以吧?”
 
  不为利润牺牲质量

  “不管自己尝着多好,都应该先送去卫生部门检验一下,”雷波建议朱永杰,不管是开店还是销售到饭店、酒吧之前,都应该先把“阿六头”臭豆腐送去相关的卫生部门检验一下,给臭豆腐弄张证书,证明自己的臭豆腐是卫生的绿色食品,人们可以放心地食用:“现在的黑心臭豆腐太多了,人们凭什么相信你的臭豆腐是没有问题的?”

  但同时,雷波也奉劝朱永杰不可以因为利润牺牲质量。碍于臭豆腐的生产工艺,产量总是有限的,只是他为了保证质量,坚决回绝了多家超市的进货请求:“如果因为短期的利益牺牲产品的质量,终将遭到市场的报复,可能因为一块有问题的臭豆腐而令整个企业倒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