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开饭店的成功故事

    临平餐饮界,如果少了“丽晶”、“新格格”、 “金色田园”三家饭店,肯定黯然失色不少。
    许多临平人,甚至许多临平之外的外地人,到了临平,总非这三家饭店不吃。
    许多临平人,晚上有饭局,地点若是在上面三家中的一家,请的人觉得体面,被请的人,也觉得有脸上有光。
    这三家饭店,有几个共同的特点:档次比较高,菜做得好,价格不便宜,生意天天爆满。当然,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三家店都是女人开的,老板娘都长得漂亮。
    马颖屏&丽晶
    马颖屏的丽晶酒楼开张了,地点是在南苑商贸城的一个居民区附近,时间是在1996年。这个时候,它的前面,还没有“余杭大厦”。
    这算是临平第一家上规模的走高档路线的酒楼。关于“丽晶”,当时临平街上传来传去的话是:那里的菜好吃,那里的价格特别贵。
    尽管地方有点偏,黑灯瞎火的车子也不好停;尽管菜价也不便宜,但下午4点过后,包厢是肯定订不着了。
    所以有段时间,到丽晶去吃饭,具体吃点什么倒是在其次;关键是吃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我的理解就是“面子”,做人,做人,不就是一张脸嘛!
    丽晶的客人对象就是临平和附近海宁桐乡的“高端”,这一点,是马颖屏一开始就定的经营方向。但马颖屏似乎并不觉得丽晶的菜价特别贵。对此她有她的解释:丽晶的蔬菜,是在早上四五点钟就买回来了,新鲜得连魂灵都还在上面;丽晶的土鸡,就是农民家里放养的;丽晶的豆腐,也是从海宁斜桥进的货,这种豆制品,在临平的市场上,寻不着的。
    一分价钿一分货。马颖屏说,丽晶的客人,心里都是有数的。
    饭店开到现在,已经10年了,10年间生意始终很好,马颖屏自己也想不到。马颖屏觉得,饭店有今天,首先要感谢来捧场的客人,
当然更要感谢自己手下的这个精诚团结的近60人的团队。
    马颖屏也在分析自己身上的“成功”元素:一是努力,二是勤奋。马颖屏说,当初一开始做饭店,就是为了生存,所以不努力不勤奋肯定不行;现在,临平的餐饮业竞争这样厉害,年轻人新饭店都上来了,自己不努力不勤奋也不行。
    我问马颖屏,开饭店,老板娘漂亮是不是也很要紧?
    马颖屏笑着说,我漂亮吗?我都老了!
    马颖屏说,做服务行业,真诚待客才是最要紧的。
    贾连妹&新格格
    有人说,新格格这个名字很雅,也有人说,新格格这个名字很俗。
    不管俗也罢雅也罢,反正很多人都记住了这个名字。
    贾连妹说,这个名字,是看电视看的,当时有一本连续剧,有个“格格”的角色,她印象蛮深。当时有提倡取店名的时候加个“新”,就取了个“新格格”。那时是1998年,电视上的“格格”还不多。
    新格格是贾连妹和另一个朋友合伙的。当时,两个人东借西借凑了100万,在藕花洲大街租了店面,开出了这个500平米的饭店。这个饭店一开始走的就不是“大众路线”,所以在装修设计上都显得有些精致。
    2001年,由于夜市要搬到藕花洲大街,加上新格格在经历了三年的发展后,也正需要扩张,于是,贾连妹将饭店迁到余杭大厦对面。新店面积是1300平方,这在当时,也算大的,关键是它的装修,显得很华贵。
    新格格做的是杭帮菜,也在引进各类地方名菜,这几年,自己也开发了不少特色菜,店里的“佛跳墙”、“东坡鸭”、“木桶凤鹅饭”都很受客人欢迎。店里的厨师长,好多人开出高价来挖他,但他一直待在新格格。“因为大家对这个店都有感情了,都对它寄托着希望。”贾连妹说。
    中午的时候,生意相对空一点,
新格格也做团队餐。客人主要是上海人。上海人嘴巴刁难伺候在全中国都有名气,但好几次,有客人当着贾连妹的面称赞新格格。这让贾连妹很知足:能让上海客人觉得满意,并且把其他客人源源不断地介绍过来,这对新格格来说,是好事。
    熟悉贾连妹的人都说,这是个不事张扬的女人。贾连妹见着谁,都是客客气气,说起话来,也是缓声缓气,这就为她赢得了人缘,而做饭店,说到底,还是做个人缘。
    女人开饭店,贾连妹认为有优势,一是女人守得住店,二是女人心细,不怕烦。
    至于女人长得漂不漂亮,与开不开得好饭店实在是无关的。贾连妹说,不漂亮的女人,饭店开得好的例子多嘞。但她又说,你说女人漂亮,这样的好话,大概没有一个女人不愿意听的。
    田丽琴&金色田园
    到现在为止,田丽琴已经开过三爿饭店,第一爿是田园酒家,第二爿是新田园酒店,第三爿是金色田园大酒店。饭店越开越大,名字越来越“豪华”,但始终是“田园”。
    我这样猜测,取田园这样的名字,是不是她姓田,或是从农村出来的她,对田园情有独钟?
    开饭店,对田丽琴来讲,是歪打正着。
    田丽琴在农场待了几年,又在供销社待过一段时间,到1996年,她从单位出来,自己给自己下了岗。她当初想在临平开家小超市,在邱山大街上看中了几间店面房,但那几间房子先前就是做饭店的,改超市要装修很麻烦。于是田丽琴就开了饭店。
    那家叫田园酒家的饭店,留给临平人最深的印象,是在这里吃早餐特别干净。(直到现在,临平街上要找个干干净净的吃早饭的地方,还不是件容易的事。)她还在临平第一家引进了杭州的南方大包,一块钱一个的包子,早上要等着排队。
    做了三年之后,她买下了邱山大街与星火南路交叉口的几间房子,扩大了规模。新店开出来,消费者的口碑都挺好,客人越来越多,到后来,客人来了,位子却没有了。于是,田丽琴开始又一次“扩张”。
    2003年“非
典”一过,交通大厦楼下的金色田园开张迎客。这一次,田丽琴没有再一味守着“杭帮菜”,而是将粤菜“渗透”了进来,一时间,到“金色田园吃粤菜”,成了吃客们时常挂在嘴边的话。
    现在平均每天到金色田园就餐的客人,总在千人上下。数字很平稳,几乎没有什么起落。田丽琴觉得,这是客人对她这家饭店的信任。
    说到信任,田丽琴举了个例子。客人将他的朋友带来之后,说一句,今天要好一点,那你就要摸准“脉搏”:到底是好到“上汤龙虾”,还是鱼翅鲍鱼?客人请客的心理价位在一千,你给他排了五百块钱的菜,他不会满意;客人请客的心理价位是五百元,你给他排了一千块钱的菜,他更不满意。所以,这就要会沟通。
    田丽琴认为,在与顾客的沟通上,金色田园做得比较成功。而女人的细致和对细节的关注,就使她有了与人进行良好沟通的优势。有沟通才有交流,有交流才有共识,有共识才会相互信任,田丽琴说,这其中,诚信也非常重要。
    田丽琴似乎也不赞同漂亮女人才开得好饭店的说法。田丽琴说,临平餐饮做得最好的,不是女人,是男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