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返乡路:“大军”变“散兵”折射中国社会大变迁

梧州1月30日电 题:摩托车返乡路:“大军”变“散兵”折射中国社会大变迁记者 蒋雪林1月30日的广西梧州市东出口春运服务站,空空荡荡。这里曾经是“摩托大军”经

  梧州1月30日电 题:摩托车返乡路:“大军”变“散兵”折射中国社会大变迁

  记者 蒋雪林

  1月30日的广西梧州市东出口春运服务站,空空荡荡。这里曾经是“摩托大军”经321国道进入广西后第一个驿站,如今已失去往年的热闹。梧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运期间自广东过境梧州返乡过年的摩托车约为1.2万辆。

  老家在广西容县的李钊荣在广东打工已18年,以前很多同伴会一起驾驶摩托车返乡,他们常结伴进入梧州东出口春运服务站休息,今年的他比较孤单。

  “中国‘摩托大军’返乡与美国‘滚雷’摩托车大游行不同,中国外出务工人员驾驶摩托车返乡多是无奈之举,受限于经济能力和出行方式单一。”广西梧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老民警李子郁说。

梧州市东出口春运服务站内没有返乡摩托车停靠休息。 邓永峰 摄
梧州市东出口春运服务站内没有返乡摩托车停靠休息。 邓永峰 摄

  “2008年,梧州市开始在321国道省际卡口设立春运服务站。”李子郁说。时任梧州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的他,负责组织服务站的各项服务工作。

  虽然已退休,但李子郁近两年仍到梧州东出口春运服务站观察“摩托大军”返乡的变迁。他说,在粤务工人员驾驶摩托车返乡开始于2000年左右,当时几千元人民币一辆的摩托车步入普通中国家庭,由于自广东返乡过春节的火车票不好买,农民工只好驾驶摩托车返乡。2008年“摩托大军”开始形成规模,当年过境梧州返乡过年的摩托车达7万辆。

  拐点出现在2014年。据李子郁介绍,当年南宁至广州高铁开通,当年过境梧州市返乡过年的“摩托大军”数量为21.5万辆,比2013年少了3.5万辆。之后两广间动车开行对数不断增加,“摩托大军”人数呈逐年下降趋势。

  李子郁说:“随着中国基础设施的完善,越来越多的务工人员选择乘坐高铁、大巴甚至飞机返乡。”

  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客运部副主任赵荃介绍,2014年,粤桂间开行动车组列车对数只有38对,40天春运单向运能106.4万人次;2022年,粤桂间开行动车组列车已达到199对,40天春运单向运能达557.2万人次。

  赵荃表示,2022年春运,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人社厅等部门联合,开行8趟爱心专列,将5000余名广西籍在粤务工人员接回家乡过年。

梧州市东出口春运服务站空空荡荡。 邓永峰 摄
梧州市东出口春运服务站空空荡荡。 邓永峰 摄

  李子郁表示,经过十几年的观察和调研,他发现“摩托大军”返乡变迁,折射着中国社会的进步。摩托大军由“集团”变“散兵”的另一个原因,是务工人员的收入和生活起变化带来的结果。随着生活的改善,很多广西在粤务工人员买了小轿车,从“铁骑”返乡变成了“香车”返乡。

  家住广西藤县大黎镇祥江村的吴能柱就是这样一名务工人员,2020年,他买了一辆轿车,从务工地广东江门驾驶汽车返乡,让妻儿告别了乘坐摩托车返乡的艰辛。2021年,他在祥江村建好的楼房已经入住。

  “‘摩托大军’逐渐消失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实施的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计划,使乡村有了产业,需要大量的务工人员,很多原在广东务工的广西籍农民回到家乡务工。”李子郁说。

  家住广西贵港市覃塘区的闭运杰2021年9月份就从广东回到贵港务工。2021年春运,他曾驾驶大功率摩托车返乡。

  贵港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供的信息显示,作为“摩托大军”返乡占比较多的广西设区市,“十三五”时期以来,贵港市通过大力发展工业经济,新增加就业岗位15万个以上。近三年来,贵港市通过设立扶贫车间累计吸纳16269人就业。

  “将来,仍然驾驶摩托车返乡的群体,大多像闭运杰一样,他们驾驶摩托车返乡只是为了体验驾驶的乐趣。”李子郁说。(完)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