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女人的鸭脖子式生存

  刘琼是一个爱动感情的人,在采访中她的讲述被自己的哽咽打断三次。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足足用了半打纸巾来擦拭眼泪。 

  刘琼又是一个坚强的女子,作为一个普通的下岗女工、单身母亲,她卖着鸭脖子,从武汉到北京,一路走来,尽管经历了太多的磕磕绊绊,却终于拥有了一份相对富足的生活。 

  《生活秀》改变人生 

  刘琼原是汉口车站路附近一家商店的营业员。10年前,儿子三、四岁时,刘琼接连经受下岗、离婚的打击,带着儿子开始了漂泊的生活。 

  一个月只有80元钱的最低生活保障费,租着房子、没有稳定的工作,这对一个带着孩子的单身女人是非常难的。刘琼做过中介,开过理发店,洗过车,摆过地摊。 

  这些小生意并没有让刘琼的生活有根本性的转变,她决定不干了。 

  1998年9月16日,刘琼借了500元钱,在吉庆街摆下了“久久鸭脖子”摊位。第一天下来,她惊喜地发现竟赚了40块。第二天,一脸喜色的刘琼特意穿了一件蓝底红碎花上衣,十分抢眼地出现在摊位上,更加精心打理着生意,“老板,要不要鸭脖子?不加色素的。”“我的鸭脖好吃,要记住我啊!”从此,刘琼成了吉庆街无数卖鸭脖子女人当中的一员。 

  2000年,池莉的小说《生活秀》问世。“吉庆街有个莱双扬”的消息不胫而走。吉庆街好多卖鸭脖子的女人都说自己是“莱双扬”的原型。但据了解,当小说出来后,有记者问池莉谁才是莱双扬,池莉让记者去找刘琼。 

  刘琼最后成了“莱双扬”,还要感谢另一个人:电影《生活秀》的主演陶红。 

  在电影《生活秀》拍摄期间,陶红到吉庆街体验生活。刘琼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机遇来了。没几天,她就和剧组混得很熟了。她逮住一个机会上前问陶红:“我就是莱双扬呀!怎么样,像不像?”陶红乐了:“像!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呀!我们是双胞胎姐妹啊!”陶红主动与刘琼合影留念。 

  不久,陶红一行离开武汉奔赴重庆拍片。离开的当天,刘琼把自己与陶红的合影做成真人大小的灯箱,灯箱上浓墨重彩地写着:《生活秀》——小说“莱双扬”刘琼和电影“莱双扬”陶红相会吉庆街。而且她打出了“莱双扬”鸭颈、鸭脖的招牌,并很快申请了注册商标。此后,“莱双扬”就成了刘琼的专利。 

  有了商标权,刘琼底气足了。她拿着批文,沿着标有“莱双扬”字样的招牌去找摊主,请他们乖乖“让位”。同时,刘琼开始做扩大品牌的其他工作,印制了“莱双扬鸭颈”的包装袋,增加武汉三镇的零售点。 

  2002年6月后,《生活秀》在全国热播,并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摘下最佳影片、最佳摄影、最佳女演员三项大奖的同时,刘琼的摊位前络绎不绝的客人,已经由武汉市民变成了混杂着天南海北口音的各色人等。每天的销售收入也像潮水般上涨。 

  至今,提起池莉,一叠声的感谢。“如果没有池莉老师的这一部小说,我刘琼没有今天,至少没有那么多人认识我。” 

  不过,令刘琼遗憾的是,到现在,她都没有与池莉有过正面接触,虽然她找过很多次,也曾请别人帮忙联系,可是都没有结果。 

  “通过她的小说,让我从一个普通下岗女工走到现在,对她我有一种感恩的心理,一直想送一个什么礼物给她来作为纪念。等到了一定的时候,我还会想办法去找她,达成这个心愿。” 刘琼说,至于送什么礼物,不会随便说出来,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尽一切努力对客人好 

  池莉的小说为刘琼带来发财机会,也让她在生命的深处找到了渡口。 

  今年3月,注册100万元的北京莱双扬食品有限公司成立,刘琼以品牌和技术拥有20%的股份,出任副董事长和生产厂长。3月26日,鸭脖解坊在北京簋街开业,经媒体报道后,这家不起眼的鸭脖子店一炮打响,营业额从每天千余元很快涨到几万元,甚至雨天都有人排队来买鸭脖子。如今,她的连锁店已发展到几十家。 

  刘琼成功了,她到底凭什么呢?还是在武汉时,一次,一个好朋友看刘琼生意好,也在她那进货卖。但是,她们卖同一种产品,那个朋友比刘琼年轻漂亮,可卖得就是没有刘琼好。她本来也是用白色的纱布盖着鸭脖子,可是两天后,白色的纱布上面都染上了黑的污渍,而刘琼的纱布却每天都洁白如雪。 

  一般人卖鸭脖子时,都是先把袋子套在碗上,有人要时,把鸭脖子倒在碗里,袋子提起来就好。刘琼经常是在碗上套一摞袋子,既节省时间,又显得干净利索。 

  “做熟食品生意,卫生是相当重要的。我的鸭脖子全是我自己在家卤的,在家做这些时,又看炉子又看锅,满头大汗,那时的我袖子和裤脚是卷起来的,头发是扎起来的,还有满身的中草药味,更像个火夫。但是,出门时,一定整个人都很干净,包括手指甲都是。” 

  对待客人,刘琼也有自己的一套。比如有人站在摊前,不知道她的东西好不好吃,犹豫要不要买时,她会说,先给点你尝尝,你觉得好吃就买,不好吃,你可以走。 

  “站在我前面的顾客,就是来给我送钱的,我不计较他多少,但只要他满意,愿意给我,就行了。” 

  “这不是什么伎俩,就比如我自己,如果让我尝了,觉得不好吃,又让我买了,我心里会不舒服。”刘琼说,“我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我知道顾客是上帝,上帝来了,你就得尽一切努力对他好。”

  小女人的幸福梦想 

  现在,刘琼再也不是那个刚到北京时讲话会紧张的刘琼了,她说,自己是从一个贫穷的人一步步走上来,不具备高水平的领导能力,或者多深的文化修养,但她会去努力,让自己一步步往上走,目前已经有一点点自信了。 

  不过,让刘琼感到遗憾的是,自己是一个爱美的女人,但由于胖,找不到多少适合自己的衣服。“要不是胖,我可能会尽情享受服装给自己带来的美丽,但现在,想爱美也美不到哪里去。” 

  但是,觉得自己胖的刘琼却不愿意“减肥”。 

  “这么多年,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如果能睡上五个小时,就觉得日子很幸福。有时坐着就能睡着。要是一般的人,可能会累死。我是因为有这样的身体才能拼到今天。何况胖也是一种美呀。”刘琼说。 

  “除了孩子,我现在还是一个人,生活圈子挺窄的,以前可能我年轻也还漂亮,但现在,我没有以前年轻了。”对于很多人关心的个人问题,刘琼并不避讳,“我性格随和,有时还比较天真,不想与自己年龄大的在一起,而现在优秀的男人不是有家就是有主,像我这种离过婚,带着孩子,年龄也不小的人,很难找到合适的。” 

  多年的单身生活,已经让刘琼的个性十分独立,习惯了什么都自己去扛。有时看到别的女人一遇到什么问题,就说“让我老公来”时,她会觉得不屑一顾:“这还用男人来?!” 

  “不过,遇到很理想的人,也不会放弃,因为我也是人啊。而且是女人,谁不希望有人疼有人爱呢。”刘琼的眼睛再一次红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