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虹洁:我很喜欢格洛瑞亚

我很喜欢格洛瑞亚——独家专访倪虹洁“一个女人这辈子没有为自己活过,才是不完整的。”电影《爱情神话》正在热映,在这个用上海话讲述的本地中年爱情故事里,比“格洛瑞

  我很喜欢格洛瑞亚——独家专访倪虹洁

  “一个女人这辈子没有为自己活过,才是不完整的。”电影《爱情神话》正在热映,在这个用上海话讲述的本地中年爱情故事里,比“格洛瑞亚”这个洋气名字,更加摩登的,是她对待爱情和生活的态度。

  相比马伊琍扮演的李小姐,她是一只自由洒脱的小野猫;相较于吴越饰演的前妻蓓蓓,她带着几分傻气和仗义。戏份不算太多,但格洛瑞亚的扮演者倪虹洁却很喜欢自己的新角色:“她让我发现,原来女性可以是这样的——爱自己,取悦自己,为自己而活。同时她又是热情、善良、仗义的,她活得恣意自由,又心怀浪漫,我很羡慕她。”

  曾经 懵懵懂懂

  说羡慕,或许是因为倪虹洁在年少时候,并不完全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没有足够勇气和决心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比如,当年因为长得好看,她“稀里糊涂”地拍了一个健美内衣的广告,几乎一夜成名,但家里人对于电视机里性感的广告避之不及。比如,因为奶奶不喜欢她演戏,在上戏和同济之间,她选择了后者,“不过念到大三,我就出去拍戏了,之后就一直在外面漂,快20年了。”比如,因为一份爱情,演完“祝无双”的她,放下刚刚起步的表演事业,跑去云南开了客栈,“那时候就很羡慕那样一种生活,就去了。也挺好,每天很简单地晒晒太阳。”倪虹洁说自己慢慢长大了,“现在越来越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现在 认真表演

  现在要什么呢?要认真,认真表演。“2021年,我没有一天不是在努力的,我没有辜负交到我手中的每一份工作和每一个角色。回看这一年,我挺坦荡的。”说这番话的时候,倪虹洁周身散发出了闪闪的光芒。

  为了不辜负,重新捡起方言来表演的倪虹洁,拿到《爱情神话》台本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格洛瑞亚的台词做“翻译”,仔细琢磨每句台词用上海话应该怎么说,偶尔有翻译不好的地方,就拿去现场再跟其他演员一起改。为了不辜负,她认真揣摩人物,“这个角色在原剧本上就很流畅了,但有时候她的某些表现,会给人有点‘装’的感觉,我不想她给大家的印象是那样的。”于是,她用自己的表演,甚至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将片中人物变得更加立体、丰满,“我只是慢慢把我跟角色可能会有的共通性找出来,安在格洛瑞亚身上。甚至把我自己身上的某些傻气加进去了,我不希望她太精明,要不然她所有的人设都不成立了。”

  其实 依旧单纯

  长大了的倪虹洁,说自己现在会认真研读每一个剧本,不仅研究自己的角色,也分析对手和搭档的。长大了的女演员说,演妈妈,演女强人,无论戏多戏少,哪怕只是一场客串,她也会争取做到最好,“不要给自己丢人,也让人家能够看到你不同的可能性,才会有越来越多的选择。没有选择的时候,就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

  但长大了的倪虹洁,似乎还是那个单纯的小女孩。“我告诉你哟,从小家里订的唯一一份报纸就是新民晚报,它有很多很多版,我们家就是传阅的。而且这个楼里面,订阅最多的就是新民晚报。”她甜滋滋地用上海话说,“新民晚报,伴我长大,爱你哟。”

  再长大的倪虹洁,也还是那个向往单纯的小女孩。“不管几岁,爱情万岁”既是《爱情神话》的宣传语,也是倪虹洁想传递给观众的感情观:“爱情没有年龄界限,从十几岁、二十几岁到七八十岁,我们都有爱的权利。不要焦虑爱情为什么还没有来,会等到的,说不定不经意的,某一天就来了。所以,不管几岁,爱情都是万岁的,都是可以永远陪在我们身边的。”

  首席记者 孙佳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