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冰雪运动大家庭迎来大变化

  中国冰雪运动大家庭迎来大变化  2022新年伊始,谷爱凌就为正在备战北京冬奥会的中国冰雪健儿打响了2022争创佳绩的头炮——当地时间1月1日,2021-2

  中国冰雪运动大家庭迎来大变化

  2022新年伊始,谷爱凌就为正在备战北京冬奥会的中国冰雪健儿打响了2022争创佳绩的头炮——当地时间1月1日,2021-2022赛季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世界杯赛在加拿大卡尔加里举行,谷爱凌以92.80分的成绩获得女子组冠军。随着距离北京冬奥会的开幕只剩下一个月时间,中国冰雪健儿已经在摩拳擦掌只待赛会的来临了。除了像谷爱凌这样有望争金夺银的选手值得关注之外,中国队也将在全项目参赛、南方和西部省市输送人才、构建运动员的多民族大家庭等方面在中国冰雪运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地时间1月1日,谷爱凌在加拿大卡尔加里的夺冠,让中国队迎来了2022年的开门红。对于谷爱凌来说,在国际比赛夺冠已经是一种常态。这也让外界看好她很可能在北京冬奥会上将3个参赛项目的金牌全部收入囊中。再加上中国队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等项目上所具备的夺金实力,有外国媒体预测中国队将在北京冬奥会上夺得至少6枚金牌,创造中国队在冬奥参赛历史上的最佳战绩。

  但总体来说,中国冰雪项目的基础较为薄弱,中国代表团还很难像夏季奥运会那样跻身为冬奥会金牌榜的第一集团。以2018年平昌冬奥会金牌榜为例,在金牌榜上排名前三位的代表团,所获金牌数均在10枚以上,而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上只获得了1枚金牌,排在金牌榜第16位。此次家门口作战,尽管中国运动员的夺金点有所增加,但中国运动员如果最终能获得6枚左右的金牌已经是一个较为乐观的预测,且对于中国队来说也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因此,中国队在北京冬奥会的表现绝不只是夺金项目值得期待。

  几天前,中国雪橇国家集训队领队王忠林表示,中国雪橇队已经获得了男女单人和双人项目的奥运席位,也获得了团体接力的参赛资格,完成了全项目参赛的目标。北京冬奥会雪橇的比赛将与雪车、钢架雪车使用同一个赛道,即位于延庆赛区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雪游龙”。雪橇、雪车、钢架雪车在中国的开展历史只有短短几年时间,但发展速度惊人。2015年,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应备战北京冬奥会的需要才开始组建中国的雪橇、雪车、钢架雪车国家队,运动员都是通过跨界跨项选拔而来。2018年平昌冬奥会,刚刚开展仅有3年的中国雪橇、雪车、钢架雪车项目,就获得4个冬奥参赛席位,分别是两个雪车男子双人资格,一个雪车男子4人资格和一个男子钢架雪车资格。其中,中国选手耿文强在钢架雪车比赛中取得第13名,成为中国雪车雪橇项目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但那个时候,无论是中国队自身还是外国对手,应该都想象不到4年之后的2022北京冬奥会,中国选手将实现在雪车雪橇项目上的全项目参赛。

  中国选手在雪车雪橇项目上取得的巨大进步,来自国家为项目开展提供的充分保障、科技助力、中外交流等,也来自队员们的拼搏。王忠林形容队员们“英勇”“不怕输”。雪车雪橇项目有着雪上F1之称,时速高达130公里以上,对于跨界跨项而来的运动员来说,因为不像很多外国运动员那样是从小进行雪车雪橇运动的启蒙,他们在接触雪车雪橇运动的初期,很容易对高速产生恐惧感,但王忠林看到的中国队员“都像战士一样渴望胜利,不怕牺牲,敢打敢拼,哪怕头破血流”。这种精神激励着队员们飞速成长。

  运动员的这种拼搏精神也广泛存在于中国其他基础较弱的冰雪项目上。例如已经实现了冬奥全项目参赛的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首次有运动员(赵嘉文)获得冬奥参赛资格的中国北欧两项国家集训队等。

  2015年7月31日,北京成功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时,在冬奥会109个小项里,中国有大约三分之一从未开展过,2018年平昌冬奥会时,中国选手只获得了总数一半的小项的参赛资格。目前,随着北京冬奥会各个项目的资格赛、积分赛已近尾声,中国运动员已经拿到了109个小项里的92个小项的参赛资格,这已经是一个让外国对手惊讶的成绩。中国运动员仍在争取获得余下十几个小项的参赛资格,努力实现全项目参赛的目标。

  在全项目参赛的背后,是中国冰雪项目的竞技人才培养体系也在从东三省走向全国。中国北方具有冰雪资源的省市有十几个,但是长期以来,中国冰雪项目的竞技人才培养集中在东三省,其中又以黑龙江、吉林两省为主。相比起夏季项目的竞技人才培养在全国各地的遍地开花,冬季项目竞技人才培养的覆盖面显得极其有限。北冰南展西扩东进的口号,提了很多年,但一直难见成效,直到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之后。随着冰雪运动的热潮席卷全国,冰雪竞技人才的培养终于走进了南方、西部的很多省区市。

  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就是这样一支运动员来自多地区、多民族的缩影。据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领队张蓓介绍,中国越野滑雪项目的基础较为薄弱,过去只在东北三省开展,少数民族的运动员极少,但是现在,运动员包括汉族、哈萨克族、藏族、蒙古族、彝族、满族、维吾尔族、普米族、傈僳族等10个民族,来自14个省份。运动员多是从中长跑、自行车、马拉松、散打、赛艇等运动项目转项而来。近几年,随着选材面的扩大,训练方法与国际接轨,中国越野滑雪的成绩有了明显提升。除了17岁的普米族少年古龙择仁首次为中国夺得U18年龄段的越野滑雪国际赛事首枚金牌之外,维吾尔族选手迪妮格尔曾在2019年夺得国际雪联北京越野滑雪大奖赛女子个人短距离银牌,那是中国选手获得的越野滑雪国际大赛首枚奖牌。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也在2021年实现了北京冬奥会越野滑雪项目全项目参赛的目标。

  越野滑雪,让来自天南地北、不同民族的年轻人走进了同一个集体——中国越野滑雪国家集训队。不久前,国家体育总局冬运中心组织中国越野滑雪集训队的几名少数民族运动员接受采访,他们分别是维吾尔族的迪妮格尔,藏族的索朗曲珍和格桑曲珍,以及普米族的古龙择仁。说起在这个集体的感受,几名年轻人不约而同地表示:团结、温馨。同时,每个人又都有着强烈的使命感:拼搏奋斗、为国争光。

  如今,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只剩下一个月,中国冰雪健儿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不仅要争取最好的成绩,让中国代表团在金牌榜、奖牌榜上更进一步,也要通过自身展现出冰雪运动在中国全面且积极的改变。

  本报北京1月3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慈鑫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