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叱咤拍场的艺术“尖货”透出怎样的风向标

拍出1.955亿元的张大千《秋曦图》,成为本年度最贵中国近现代书画范昕在被称为“元宇宙元年”的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的变化历历可见。比如,NFT艺术飙出的天

拍出1.955亿元的张大千《秋曦图》,成为本年度最贵中国近现代书画

  范昕

  在被称为“元宇宙元年”的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的变化历历可见。比如,NFT艺术飙出的天价,强势扭转着全球艺术市场的格局;拍卖巨头跨地区联拍直播、网络成交数量创新高、新世代藏家入场等,进一步缩短艺术市场与大众之间的距离。更何况,艺术市场从来因拍品的偶然性而起起落落。

  拨开纷纷扰扰的变化,不妨再让我们看看,这一年为何叱咤拍场的艺术“尖货”来自这一串名字:毕加索、张大千、Beeple……NFT艺术猛烈的冲击波提醒着人们,无论艺术创作还是收藏都需要更多的想象空间。而随着时光沉淀,最终决定价格的还是艺术价值,值得我们珍视的,也还是它们的难能可贵或与众不同之处。

  给古今中外的艺术品排座次,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艺无第一,再学术、权威的评价体系,都难免带有主观色彩。不过,将它们抛向拍卖场,让藏家用真金白银来投票,倒真能生成一张榜单。这份榜单上的座次,与艺术价值不一定成正比,但真实地呈现出——面对眼前这件艺术品,人们究竟有多想要。

  即将过去的2021年,是全球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的一年。历经艰难再出发,传统艺术品在拍卖场上激起的水花,少了一些弹眼落睛的疯狂,多了几分细水长流的理性;倒是以NFT艺术为代表的数字艺术,制造了最大的意外,凭借天文数字般的成交金额仿若扔下一枚原子弹,强劲扭转着全球艺术市场的格局。聚焦本年度在全球拍场上凭借高价“出圈”的那些艺术“尖货”,看看它们究竟如何难能可贵或与众不同,又透出怎样的风向标意义。

  长逾18米的徐扬《平定西域献俘礼图》以4.14亿元成交价领跑中国艺术;张大千成了近现代国画大家中唯一可以信任的名字,多件作品挺进亿元大关

  中华传统文化的持续升温,由本年度中国古代传统器物、书画“尖货”于拍场绽放的一连串惊喜给出印证。搭上几个近年来火爆的“概念”,这类拍品俨然开了金手指。

  其中,“乾隆”概念风头最劲。几件天价拍品均与这位传奇帝王有关。拍出4.14亿元的徐扬《平定西域献俘礼图》,是本年度最贵中国书画。历时四五年完成的这件作品,以图像的形式还原了乾隆盛世最辉煌的时刻——平定准噶尔部及回部之后的国家庆典。它长达18.65米,绘制了超过八千个人物,刻画入微,色彩鲜艳饱满,兼具艺术价值和史料价值,从画面可以看出,当时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了此次典礼。以2.6565亿元问鼎中国陶瓷世界拍卖纪录的,是清乾隆御制洋彩胭脂红地轧道雕瓷镂空“有凤来仪 百鸟朝凤”图双螭耳大转心瓶。高63厘米的这只瓷瓶,由颈瓶、腹瓶、底瓶、内胆瓶等上下内外四部分组成,汇洋黄、果绿、矾红、金彩、松石绿釉、胭脂红料彩、蓝料彩于一身,集轧道、雕瓷、镂空、转心等多种工艺。以2.415亿元成交的清乾隆《钦定补刻端石兰亭图帖缂丝全卷》,大幅刷新缂丝作品的全球拍卖纪录。缂丝历来为皇家御用织物,以生蚕丝作经线,彩色熟丝作纬丝,以“通经断纬”技法织成,呈现雕琢镂刻及立体效果。此幅作品原藏于紫禁城建福宫延春阁,在超过17米的长卷上以缂丝工艺呈现书、画、印、碑帖,是至今所知唯一一件以碑帖为底本织作的缂丝作品,也是迄今所见最长的缂丝手卷,被誉为“缂丝之王”。乾隆帝御宝交龙钮白玉玺,拍卖市场上唯一的乾隆“纪恩堂”玺,凭借近1.5亿港元的成绩单跻身本年度最贵玉器。

  年末以1.4835亿元点燃艺术市场兴奋点的周之冕《百花图》卷,长逾17米,绘制四时折枝花卉近80种,无论尺幅规模与花卉品类,皆为吴门花鸟画重要画家周之冕公私所见其花卉之“最”,亦是对其“钩花点叶”技法的成功实践。这虽是一幅明代绘画,其市场关注度其实也离不开乾隆作为幕后推手。此幅作品因被著录于乾隆下令编撰的《石渠宝笈·初编》而名声大振,幅内印有的“乾隆御览之宝”“乾隆鉴赏”“石渠宝笈”“三希堂精鉴玺”等亦可佐证乾隆对其钟爱。

  “明式家具”独特审美引发的认同,同样无愧于它在拍场上的“硬通货”地位——先有一把明末清初的黄花梨麒麟纹圈背交椅在香港拍出6597.5万港元,成为世界最贵交椅;后有一件明末清初黄花梨独板架几式巨型供案在北京以1.15亿元成交,刷新中国古典家具拍卖世界纪录。

  往年领跑艺术“大盘”、勇攀价格高峰的近现代国画大家,今年的市场表现倒有些波澜不惊。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徐悲鸿、黄宾虹、潘天寿等一众大家均无作品挺进亿元大关。张大千成了唯一可以信任的名字。张大千晚年极稀见之作《秋曦图》本月在北京以1.955亿元成交,成为本年度最贵中国近现代书画,同时也是内地拍场张大千作品价格之最。此幅画面近十五平尺,笔致纵横跌宕,石青、石绿、白粉、朱橙参合交融,形成犹如自然大观中雪域湖海壮阔之姿的奇绝风貌。在香港拍场如鱼得水的,同样是这个名字。张大千的《碧峰古寺》与《春云晓霭》分别于佳士得香港春拍、苏富比香港秋拍拍出2.09亿港元、2.146亿港元。这两幅作品均为张大千巴西时期颇具代表性的泼彩作品。《碧峰古寺》为竖构图的巨碑式泼彩山水,以鲜艳的石青、石绿泼洒于华丽的金笺上。《春云晓霭》为横幅构图,画的是一瞬晨曦时分山水之间的烟云变幻,30年升值逾百倍。

  “过山车”式行情,发生在中国油画领域。亚洲油画史上估价最高(3.5亿港元)的徐悲鸿主题绘画开山之作《奴隶与狮子》,拍前被寄以厚望,最终竟然意外流拍。常玉依然是那个高位运行的名字,但若论惊喜,也谈不上。本年度现身拍场的常玉作品之中,拍出2.07亿元的《群马》是其中较为独特的一件。常玉大胆以明媚绮丽的橘红作为主色,以七匹无缰骄骢、徜徉于天地之中的马儿作为主角,营造出一个极富想象力的空间。而分别以1亿港元、1.186亿港元成交的常玉《红色背景的百合花》《静月莹菊》,都是常玉较为常见的花卉题材。事实上,本年度常玉流拍之作不比高价之作少,这或与这位艺术家的市场估价已至天花板有关。凭借珍稀雪景三联巨作《盛世雪》拍出的约2.3亿港元,倒是让朱德群呈现出猛烈的上升势头,将其去年创下的个人拍卖纪录翻了倍。此作将不同色阶的白色融入画面,构造冰雪盖地而来的雪山意境,尽显朱德群糅合东西方作画技法的精湛造诣,可谓其60载事业生涯的重要里程碑。真正令人惊讶的“黑马”,是70后艺术家黄宇兴。就在本月初,黄宇兴的七联作《七宝松树》在香港拍出6483万港元,超最低估价近20倍,并且将这位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一夜之间提升了近6倍。而这是一幅仅仅创作于十多年前的作品。

  全年唯一突破1亿美元的艺术单品,确认“神一样”的毕加索;刷新巴尔蒂斯全球拍卖纪录的《镜子里的猫Ⅲ》,证明中国在西方艺术品交易中的显赫地位

  西方艺术史上的经典名家,在拍卖场上已经历几十甚至上百年的检验,市场表现通常已趋于稳定。价格究竟能飙出多高,一方面与经济之晴雨息息相关,另一方面则几乎与作品的精彩与罕见的程度成正比。

  2021年全球传统艺术品拍卖的头一个热搜话题,由毕加索创造。5月,毕加索创作于1932年的画作《坐在窗边的女人》仅用了19分钟就在纽约拍出1.0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亿元)。这是疫情发生至今全球艺术品单件拍卖实际成交价格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突破1亿美元,不仅再次确认毕加索树立起全球艺术市场上最具有辨识度的品牌,也释放出一个强劲的信号:全球经济正在复苏,艺术品交易市场充满生机。

  本年度,两个“王炸”级藏家专场——纽约佳士得秋拍的“考克斯珍藏:印象派的故事”和纽约苏富比秋拍的“麦克罗威收藏”,贡献了最为密集的高价。难得一见的“生货”,总让藏家兴奋不已。

  “考克斯珍藏”专场拍品全部来自去年离世的美国达拉斯石油大亨、慈善家埃德温·考克斯。因收藏品质极高,他的收藏也被部分专业人士称作“全球最强印象派收藏”。梵高7135万美元的风景油画《橄榄树和柏树间的木屋》、4673万美元的肖像画《叼着矢车菊的年轻男子》、3585.5万美元的风景纸本《小麦砂轮》,塞尚5532万美元的风景油画《埃斯塔克的红屋顶》,卡耶博特5303万美元的油画《窗边的年轻男子》,等等,都出自这个专场。其中,《橄榄树和柏树间的木屋》创出梵高的史上第二高价。这是与《星月夜》同时期的作品,梵高以喜爱的普罗旺斯风景为主题,结合在圣雷米生活期间渐趋成熟的画风特点完成了这幅画,草地、树木的描绘如火焰一般炽热,打圈的笔触与蜿蜒的厚涂线条成为梵高在圣雷米创作的经典特色,画面的表现力达至顶峰。《埃斯塔克的红屋顶》则创造了塞尚的史上第二高价。画中可以看到立体主义的雏型,如立方体般的房屋和湛蓝的大海充分展现出塞尚一直追求的艺术特质。这也是当时最破格创新的风景画之一,1936年起便从未公开展出。《窗边的年轻男子》大大提升了卡耶博特尘封多年的拍卖纪录。这是卡耶博特的代表作之一,描绘了卡耶博特年轻的哥哥勒内在巴黎第八区优雅的公寓中眺望窗外街道景色,并陷入沉思之中。1886年,这幅作品在美国首场印象派艺术展中的亮相,使卡耶博特在巴黎艺坛一举成名。

  “麦克罗威收藏”专场则涵盖了1940年代至今最骄人的艺术成就,其原主人是纽约房地产“巨鳄”哈利·麦克罗威。他的藏品几乎抵得上一家世界级重要美术馆的家底,这样的内涵与知性力量让全球藏家都无法抗拒。罗斯科以8250万美元创造个人拍卖纪录的抽象画《第7号》,贾科梅蒂以7840万美元被中国藏家收入囊中的铜雕《鼻子》,波洛克6120万美元的抽象画《第17号,1951》,托姆布雷5887万美元的抽象画《无题》,等等,扎堆在这个专场。

  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垃圾桶中的爱》,在本年度看得人最是瞠目结舌。这其实正是三年前他那幅拍出高价却又当场自毁、被称为“最大胆恶作剧”的画作。此番它重上拍场拍出186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63亿元),较3年前升值了近18倍,同时也刷新个人拍卖纪录。

  值得引起关注的是,中国在西方艺术品交易中占据着日益显赫的地位。这不仅仅是指中国藏家热衷于购藏西方艺术品,更是指交易发生地向中国的偏移。嘉德秋拍今年推出首个西方艺术专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拍卖”,5件拍品100%成交,拍出1.541亿元的莫奈《睡莲池与玫瑰》拔得头筹。尽管这个价格算不上莫奈新的价格“神话”,却实现中国内地拍卖界流通莫奈从0到1的突破。几天之后,以1.6675亿元在永乐秋拍成交的巴尔蒂斯《镜子里的猫Ⅲ》,刷新巴尔蒂斯作品全球拍卖纪录的同时,也创下中国内地最贵西方艺术品拍卖纪录。而在香港拍场上,逾3.2亿港元的巴斯奇亚《战士》、逾1.9亿港元的毕加索《抱膝女子》、逾1.4亿港元的李希特《抽象画747-1》等一批西方艺术品的市场表现同样惊艳。

  创出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第三高价的Beeple《每一天:前五千天》,让NFT艺术获得爆发式增长,扭转艺术市场格局,甚至改变艺术创作思维

  NFT概念狠狠搅动了今年全球艺术品拍卖的格局。这指的是搭建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之上、用加密货币进行结算的一种技术,其最大的特征是不可分割性和不可更改性。当它与艺术相结合,使得数字艺术品拥有了唯一性与稀缺性。

  今年3月,本名为迈克·温克尔曼的数字艺术家Beeple以NFT艺术作品《每一天:前五千天》在佳士得拍出6900万美元(约合4.5亿元人民币)天价,瞬间令原本较为小众的数字艺术身价如同搭乘火箭,创出弹眼落睛的最高纪录。同时,这一成交价也是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第三高价,仅次于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和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要知道,仅仅在去年10月之前,Beeple作品售价超过100美元的都屈指可数。

  这一拍卖投下的究竟是一枚吓唬人的烟雾弹,还是后劲十足的原子弹?时间渐渐给出答案。在此之后,NFT艺术市场获得爆发式增长,无论在数量还是价格方面。全球众多拍卖行纷纷布局NFT艺术品交易,并不断发掘更多具有收藏价值的NFT作品。

  这股旋风也自然而然刮到了国内。今年5月,嘉德春拍首次推出NFT艺术作品,保利春拍首次尝试NFT艺术专场网拍《Metaverse:数字孪生》。7月,上海嘉禾拍卖不仅推出“区块链·数字艺术专场”,精选自全球优秀数字艺术家的6件NFT作品悉数成交,并且还以作为一个标的的草间弥生《无限的网》原作与相应NFT,拍出约1.05亿元。9月的香港苏富比拍卖中,王家卫《花样年华》首天拍摄短片成为拍卖场上首部亚洲电影NFT,以430万港元成交。

  新鲜的NFT艺术带来了同样新鲜的买家。佳士得上半年财报显示,NFT拍卖登记买家平均年龄为38岁,较其他拍品的买家平均年龄低13岁,更多千禧一代关注数字加密艺术品——每一个人都想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而NFT就是独一无二。

  在业内看来,NFT艺术品的价值其实需要进一步发掘。真正利用区块链特质进行创作,才是它为艺术镀上的金边。由此NFT艺术品才可谓有价值的收藏,而不只是跟风的噱头。从这层意义上看,创造出本年度NFT艺术“天价”的几件作品,值得再度审视。

  在这份纪录榜单上,位列前两名的作品都来自Beeple。他不仅以《每一天:前五千天》保持着数字艺术的拍卖纪录,7个月后还凭借拍出2900万美金的新作《人类一号》创下NFT作品拍卖全球第二高价。前者由前后持续13年、每天创作一幅的数码作品拼贴而成,即时性构成该作的独特之处;后者是一件储存于区块链的影片雕塑,影像内容会随艺术家创作灵感的更新而不断进化,标志着实体和虚拟艺术的界限已逐渐消失。

  更为经典的NFT艺术作品,是《CryptoPunk》。这是两名加拿大程序员创立于2017年的一万个24×24像素的艺术头像,每一个头像均有假定的个性和随机生成的特征,都独一无二。今年5月,9个一组的NFT作品《CryptoPunk》在佳士得纽约的拍卖会中以1696.2万美元(约合1.09亿人民币)成交,创造价格神话。次月,唯一一枚《CryptoPunk》戴口罩的外星人角色在苏富比拍出价值1180万美元ETH,创造单个《CryptoPunk》的拍卖纪录。11月,CryptoPunk也在亮相上海的一场数字艺术拍卖中完成中国首拍,《CryptoPunks#6388》以高达747.5万元的价格成交。

  可见,NFT艺术作品未来的可期待度,在于创造力本身。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