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小伙的“月子汤”经(图)

  小伙子做“月子”生意,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申涛却把他做成了一个甜蜜的事业。侄女的降生让他发现了商机,事业的发展又给他带来了爱情的甜蜜。现在,当年的毛头小伙子有了更大的奋斗目标,打算在5年内将自己的公司成功上市。

  “创业首先要认清自己”

  申涛毕业于河南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在学校时,申涛的学习成绩并不是班里最好的,但他喜欢涉猎多方面的知识。大学毕业后,申涛一直从事和IT业有关的工作,后来辞职从河南老家来到了北京。

 

(本图片由“家居家纺创业网”转载自新浪)

  2002年,到京没多久的申涛,与朋友合伙办起了水站,代理“乐百氏”纯净水。开水站并不需要很大的投资,而且现金流动也好。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合伙人与申涛在发展方向上分歧越来越大,一年后申涛舍弃了所有的股份离开了水站。

  2003年底,申涛开始涉足减肥市场,开办了一家针灸减肥中心。在开办减肥中心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陆续换了13位针灸师。很多针灸师在学会了技术后就离开了,申涛觉得自己开办的减肥中心就像是给别人免费提供培训的基地。申涛渐渐发现他在自己不能掌握核心技术的针灸行业要有所成就会很困难,于是他暗自告诫自己:“创业之前一定要认清自己。要明白自己能干什么,必须要掌握主动权。”

  侄女出生带来创业良机

  2004年,好运终于眷顾了这位在创业路上坚持苦撑的小伙子。

  夏天的一个傍晚,申涛接到哥哥申海打来的电话,得知哥哥刚刚喜得千金。申家祖传几代人都是男孩多女孩少,一听说是女孩,申涛喜出望外,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匆忙赶回老家去看刚出生不久的侄女。

  申涛回到老家后,带着一大堆礼物来到医院看望嫂子和小侄女,可哥哥却没能让他如愿,而是直接带他回到了家里,并嘱咐给他一项艰巨的任务——给嫂子做月子汤,伺候嫂子坐月子。

  申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侍候嫂子坐月子?哪听说过嫂子坐月子,要小叔子侍候的,再说家里有哥哥和父母亲,不行还可以请保姆,怎么也轮不着他这个连女朋友都还没有的小伙子侍候月子呀,哥哥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申涛觉得一头的雾水。

  看着满脸疑惑的弟弟,申海道出了里面的玄机。在妻子怀孕之初,申海就想如何让妻子在月子期间保养好身体。申海偶然间在网上发现了一种传统的“月子汤”,对产后催奶和体型恢复都十分有效,于是他开始四处寻找做“月子汤”的配方。功夫不负有心人,正好有一次出差路过南京,费了就牛二虎之力找到了这样一个配方,申海花了几千块钱买了下来。申海意识到这里面蕴藏的商机无限,于是就萌生了创业的念头,想让弟弟把“月子汤”这个项目做好,做大。

  申涛听哥哥这么一说,当即就答应了。他了解到全国平均每个城市每年有产妇近一万人,更可靠的数据表明,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一年有十几万的新生儿,整个中国每年都有将近1600万的新生人口,所以这个市场很有发展潜力,而且目前在大陆市场上的发展还是一片空白,没有来自同行业的竞争压力,这更坚定了申涛做这个项目的决心。这一年,申涛在北京注册了公司,拿着哥哥给的一点启动资金做起了“月子汤”生意。

  坎坷中寻找出路

  公司成立后,申涛就开始忙得不亦乐乎。凌晨就开始忙着熬各种花色的粥,基本上忙完粥就是九、十点钟了,然后开始采购午饭所需的原材料。有时,有些客户还会提出特殊需求,需要配备一些特殊的餐点,所以一天到晚申涛几乎没有闲暇时间。

  为了推广“月子汤”,申涛不得不亲自到产房给孕妇及其家人进行讲解。开始申涛觉得进产房推销“月子汤”很难为情,一是觉得自己是个大小伙子,二是孕妇不希望被打扰。因此,刚开始的时候申涛总会遭到拒绝,甚至是责骂。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走访,申涛了解到产妇这个群体是很特殊的群体,在她们身上散发着独特的母性光辉,她们不仅喜欢“月子汤”,而且还给“月子汤”提了很多反馈意见。随后,申涛根据这些建议,研发了“月子汤”的很多品种,销售开始有了起色。

  转眼间半年过去了,申涛的“月子汤”开始在产妇这个圈子里小有名气了,有了稳定的销售渠道。可高兴了没几天,到了年底他一算帐,却大吃一惊,忙活了几个月,公司除去开支之外,几乎是没赚钱。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这半年时间里,有许多人和申涛一样也看中了“月子汤”市场,纷纷做起了“月子汤”的生意,激烈的竞争使“月子汤”的利润越来越少。申涛说:“实在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在义务劳动,而且消费者觉得吃这个东西很冤,一份汤二、三十元,不便宜。我自己更委屈,因为根本就不赚钱。”

  但这样的窘境并没有使申涛退缩,他发现在台湾这种生意做得如火如荼。从1988年到现在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月子汤”有几十万人的消费群体,在台湾诞生了三十多个公司,并且其中一个公司已发展为大集团,所有这些美好的愿景支撑着申涛继续艰难地走在他的创业之路上。

  爱情事业双丰收

  在福建、广东、台湾等省份,多年来人们有在月子期间用米酒煮掉酒精做成“月子水”,并用“月子水”做饭的习惯,后来台湾的一位教授对这一传统食谱进行了加工整理,推出了台湾月子餐,在岛内很受欢迎。这时申涛才了解到核心原料原来是米酒,更让申涛兴奋的是这个生意看起来稳赚不赔,因为这项技术已被成功用于实践,全球华人都在做、都在用,不需要交专利费,能省很多钱。

  经过反复论证,申涛在2005年推出了台湾月子餐,这次他盯准的是高端客户,一整套月子餐定价在一万元左右。他希望在北京的市场上能一炮打红,可谁知台湾月子餐推出几个月了,订餐的人却寥寥无几,并没有出现像在台湾那样的畅销局面。申涛发现许多北方人对台湾月子餐用煮过的米酒做饭的理论根本接受不了,除了从理念上不接受台湾月子餐外(平常喝酒多了都对身体不好,何况是坐月子的人),更多的人是被那高昂的价格吓住了。为了让北方人学会做月子餐,申涛没少动脑筋,比如让对方免费试用。

  申涛心痛地看到,哥哥好不容易筹到的钱很快就要花完了,给员工发工资都出现了困难。那时候还怕接单子,因为接完单子之后考虑原料这个钱从哪儿里出都是问题。后来申涛因为交不起租金连办公室也退掉了,从公寓楼搬到了北京郊区的一间仓库里。

 

  在那里,为了能联系业务,他常常一早就坐车到城里找一家快餐店去充当临时办公室接打电话,夜深了再返回仓库休息。哥哥申海得知这一消息后,心里实在不是滋味,感到非常愧对申涛。一天申海专程来北京找到了申涛,与以往见面不同,他这次来的目的不是给弟弟鼓气的,而是来劝他放弃的,还悄悄地替他找好了一份工作。

  申涛知道哥哥心疼自己,劝自己放弃完全是好意,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哥哥的提议,因为这时候看起来处境虽然相当糟糕,但申涛对这份事业充满无限的希望,他要是这个时刻放弃会失去很多宝贵的东西,特别是他怕失去一个人,一个他特别在意的女孩。

  这个女孩叫黎思彤,是广西南宁人。2006年她在一档电视节目里第一次看到台湾月子餐后,就对这个项目产生了兴趣。当时申涛为了摆脱经营的困境已经试探着以连锁加盟的形式推广月子餐项目。黎思彤恰好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要求成为代理商。

 

  因为工作关系,申涛与黎思彤两人接触越来越多,相互间的好感也在不断增加。黎思彤说:“客观事实来讲他的外表并不出众,身高也不高,但是他内在的东西把外在的东西都淡化掉了。一个男人能对女人的了解从零做到精通,他肯定比常人更能体会到女人的不易,以后不管是生活方面还是工作方面他会更懂得体贴、更懂得包容。他是很高大的,很有魅力的男人。”

  爱情的甜蜜不但给了申涛继续做下去的信心,更给了他事业的灵感,不久后他的事业悄悄出现了转机。经过与哥哥和女友的商议,他尝试着改变经营模式,不再经营高高在上的万元月子套餐,而是改成经营月子餐原料。

 

  申涛管这种模式叫做月子餐DIY,客户可以根据个人需求,订制原料,然后由申涛他们公司指导,产妇的家属在家按照光盘就可以自己加工月子餐。没想到,生意一下子火了起来。爱情事业双丰收的申涛,正朝着自己更远大的目标进军。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