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污水排海各方分歧难弥 东电急切排污遭质疑

12月30日电 综合日媒报道,自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核污水排海后,当地民众及国际上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各方分歧难弥。此外,日本为减少核污水斥巨资建设的“冻土挡水

  12月30日电 综合日媒报道,自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核污水排海后,当地民众及国际上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各方分歧难弥。此外,日本为减少核污水斥巨资建设的“冻土挡水墙”,效果也不明显。

资料图: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
资料图: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

  核污水排海各方分歧难弥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为了在2023年春季前后启动核污水排海,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推出各种应对形象受损及安全问题的措施,并彰显透明度,但与反对排海的渔民、与表达关切的韩国等国家之间,仍无法弥合分歧。

  日本福岛县渔业协会联合会会长野崎哲重申反对排海的立场,“明明有未获得相关人员理解就不开始的承诺,我对执意实施(排海)深感遗憾。”

资料图:日本东京首相府外,当地民众举行集会抗议核污水排海。
资料图:日本东京首相府外,当地民众举行集会抗议核污水排海。

  报道称,日本政府在决定核污水排海方针后,多次面向渔民及农林业、旅游业等广大行业的相关人士召开说明会等,还在2021年度补充预算中,列入了形象受损对策基金3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7亿元)以表明支持的态度。

  报道援引日本某执政党议员的话称,“渔民们终究不会‘信服’。但关键是能否做到让他们承认‘没有别的办法’。”

  而国际社会对于核污水排海一再表达关切。报道指出,日本政府向国际社会强调透明度时,唯一指望的就是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但是受到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蔓延的影响,该组织已将派出调查团对处理水开展安全性评估一事,延期至2022年以后。根据疫情状况,赴日也可能遥遥无期,前景难以预料。

  斥巨资建设“冻土墙”效果不明显

  据日本《东京新闻》报道,为防止因地下水流入而使核污水进一步增加,日本花费34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建设“冻土挡水墙”,但是未见明显效果。9月以来,部分地下墙体已开始出现松动的迹象。

资料图: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储水罐。
资料图: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水储水罐。

  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委员长更田丰志在视察核电站时曾表示,“冻土墙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敦促东电采取其他的控水方案,不过,东电并未拿出具体措施。

  此外,东电急切将核污水排海的举动受到质疑。据该媒体调查,日本福岛核污水2021年的增加量趋缓,日增约为126吨,比2020年的170吨大幅减少,比2016年减少更是约四分之一。据此估算,储水罐将于2023年9月初才全满。但此前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以2023年春季储水罐全满为由,开始一系列排放准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