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我们的地球同居伙伴

瞧,我们的地球同居伙伴我没有见过在哪一年,动物受到的关注这么多。7月,一只本应坐上飞机和主人在老家相聚的金毛犬,在托运服务商的货车里中暑死亡。这一事件一度登上

  瞧,我们的地球同居伙伴

  我没有见过在哪一年,动物受到的关注这么多。

  7月,一只本应坐上飞机和主人在老家相聚的金毛犬,在托运服务商的货车里中暑死亡。这一事件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榜首。

  宠物托运只是庞大宠物市场的一角。今年,一名90后男生成为“职业找宠人”已经3年,他曾一天帮助宠物主人找回5只猫,找到了职业成就感,月薪上万元。同时,消费主义也催生了一些畸形的创新。从“宠物盲盒”,到9.9元一天的“共享猫咪”,前者造成了大量幼年猫犬的死亡,后者刺痛了消费者的心。

  进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第二年,特殊时期,对待宠物,许多人还没有达成共识。1月,石家庄农村地区遭遇一轮新冠肺炎疫情。“动物”是不少当地居民的“全部家当”。3个村庄村民养殖的3万多畜禽,在疫情来临之际,被政府帮忙“代养”。

  9月,哈尔滨确诊病例家3只宠物猫核酸检测呈阳性之后,被安乐死。这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直到11月,江西上饶暴发疫情之后,防疫人员在没有提前告知及获得允许的情况下,进入隔离人员的家中,扑杀了她的柯基犬。

  人们对待动物的方式,背后有经济、效率的考量,也有格外真诚的爱。

  今年,人们报道一群大象,几乎用尽了我所知道的所有媒体呈现方式。

  在玉米和香蕉成熟的时节,15头亚洲象结伴出走,它们一路上熟练地挖开井盖和鱼塘,寻找鲜嫩的玉米。大街小巷都留下它们破坏的痕迹和证据。一只小狗见过大象后,几天拒绝进食。

  媒体纷纷跟进直播它们的轨迹。一幅小象挤在大象中间睡觉的图片,在微博上获得了2.3亿的阅读量。就进食这一项活动,就引发网友上万条对它们吃东西“可爱”“讲究”的讨论。大家甚至可能忽视了,为了保护人与象的安全,超过2.5万工作人员24小时轮番上阵,一边疏散转移了15万居民,一边要继续投放180吨象食喂它们。

  全世界都在夸赞中国对待动物的态度。也有学者指出,大象出走的本质上“对于大象是悲剧,对没日没夜守着大象的人来说也是悲剧。自然界中,没有一个物种想毅然决然地离开故土”。

  有些学者推测,对西双版纳的生态保护力度加大,导致大象可采食的植物减少;也有学者认为植被覆盖率增加的背后,是橡胶和茶园面积的增加,而不是它们赖以生存的森林。

  人们还在努力保护动物。在一些没有那么多人关注的地方,三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鸨来北京通州区的田地上过冬,现场的地铁施工立刻暂停,又飞来了一只。一只名为“完达山1号”的老虎在袭击村民和汽车之后,被放归自然。这也是我国首次成功救护野生东北虎。长江10年禁渔之后,有了初步成效,一些罕见的动物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总数量也增加了。

  有媒体警示,数量增加不一定是好事,生物多样性更重要。

  保护野猪20年之后的今年,野猪已经被网友调侃成南京城的新市民。的确,他们在闹市区闲逛、马路上遛达,没事还去玄武湖景区散步、游泳,在高速公路上疯跑。和普通市民一样,它们还喜欢转进居民楼、地铁和商场的奶茶店。

  在村庄里,人与野猪今年的关系僵到了极点。

  河南省南阳市一对夫妇今年3个月猎杀了8头野猪,丈夫在庭审中称,“野猪给地里庄稼糟蹋得非常严重,才灭了它。麦子损失了30多亩,吃得也没啥了,100多亩玉米也被吃得70多亩绝收。”南阳市林业局的官方网站今年7月刊登的数据中可以佐证,仅全市受野猪危害的乡镇达到37个,受灾农田面积达20509亩,经济损失达2285万元。

  野猪泛滥成灾早已成为危害农业生产的重要因素,人在与野猪的战斗中,不仅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还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就在12月18日,5个人在捕猎野猪时,将草丛里一位女士误认为野猪,开枪将其误杀。直接被野猪伤害的老百姓也不少,10月,黑龙江伊春市的一对夫妇,在地里劳作时被一只400多斤的野猪袭击,及时送医救治才保住性命。

  今年对于一个新闻行业的人而言,最有趣的动物新闻莫过于,狗咬人在现代社会依然可以成为新闻——公职人员家人遛狗咬伤老人,面对监控事实不认账,气哭主持人,公职人员丢了饭碗,还牵扯出一起诈骗案。

  我没养宠物,不看《动物世界》节目,成年后只去过一次动物园。但今年,我参加了一只狗的葬礼。我25岁,此前既没亲历过死亡,也没参加过葬礼。

  那是一场极其简陋的葬礼。几个年轻人,偷偷在成都一家宠物救助中心后山的小树林里,选了一块被阳光照耀的土地,将被两层纱布包裹着的已经逝去的小狗,埋进刚费力挖好的坑里,淋上消毒水,在它身旁堆满零食,再用土重新掩盖。

  死亡的小狗不足3个月大,没有名字,没有主人。离开的时候也不会有专业的宠物殡葬师为它擦净身体。

  在死前,它和不少同伴被关进了一个个“盲盒”,当作商品,在密不透风的货车和快递盒里,一路上不吃不喝地运输几十个小时,到达买家手里。

  写下这篇文章的最后时,我用一个女孩作为结尾。她体会过失去宠物的痛苦之后,鼓起勇气向一只小黑狗承诺,只要它坚持下来,就带它回家。这个承诺永远不能被兑现了。我写完也抑制不住地流泪,这是今年工作中唯一一次。

  那个名为“抵制宠物活体盲盒”的微信群依然每天在我的列表里活跃,这群人还在不停地为更多的动物奔波着,每一个与动物有关的热门事件,都被转载到群里。只是这批被营救的超过160只的幼年猫犬,目前存活不到10只。

  寒冬已经过半。2021年一开始,北京曾迎来本世纪最冷的一天。人们想方设法避寒,就连动物也受益,北京动物园里有电加热的石头、浴霸、暖风和恒温的泡澡池,帮助我们的地球同居者抵抗寒潮。

  毕竟在自然伟力面前,我们同样渺小,共存共荣。就像13年前,汶川地震的现场,人类不会放弃废墟下一只求生的猪,让它自然地老去,自然地在今年离开我们。

  龚阿媛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