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案”终审宣判 5名人贩被判赔偿申军良39.5万元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广东省高级法院对张维平等5人拐卖儿童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了一审法院刑事部分的判决:张维平、周容平判决死刑,另有二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一人被判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广东省高级法院对张维平等5人拐卖儿童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了一审法院刑事部分的判决:张维平、周容平判决死刑,另有二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一人被判刑十年。

  2021年12月29日,被拐儿童申聪(化名)的父亲申军良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广东高院的法官来到山东,将二审判决书送达给他。申军良随后通过微博发文表示,“广东省高院这次终审支持了部分赔偿,判处五名人贩子向我家赔偿物质损失39.5万元,并要求在判决书生效之日一个月内赔偿完毕。“

  申军良微博全文

  今天我终于收到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送来的“申聪被拐案”的终审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人贩子张维平、周容平死刑,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同时驳回了我提出的民事赔偿诉讼请求。当时的我既欣慰又难过。欣慰的是,人贩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难过的是,被这伙人贩子拐卖的9个孩子一个都还没找到(记者注:张维平等人一审被判处死刑后,在广州警方努力下,申聪、李成青等6名孩子已被成功寻回,尚有3人仍在寻找中),而寻子15年的我提出的民事赔偿要求又被驳回。

  今天,广东省高院的终审判决维持了一审的刑事判决,人贩子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对于张维平、周容平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民事部分,之前经过律师和专业人士大致评估,二审时提出的480余万民事赔偿要求,广东省高院这次终审支持了部分赔偿,判处五名人贩子向我家赔偿物质损失39.5万元,并要求在判决书生效之日一个月内赔偿完毕。

  对于这个结果,很感谢广东省高院关注到了我们这些寻亲家庭的辛劳和不易,支持了我的一部分诉求。但说实话,这39.5万元的赔偿,是远远不能与我15年的艰辛寻找,精神和物质的付出成正比。

  申聪被抢前,我是沿海城市港资企业里最年轻的管理者,当时我有着令绝大多数人羡慕的工作和薪水,我的家庭已经提前进入小康生活。

  申聪被抢后,为了找孩子,我们陆续卖掉一切能卖的家产,倾尽所有,还欠下六十多万外债,我的妻子因为受到了刺激患上抑郁症,直到最近几年才能够干一些简单的劳动。而我,在寻子15年、回归家庭之后,受困于年龄过大和工作经历空白,无法找到一份能养家糊口的工作。如今,即便我们全家人已经团聚,但生活的压力依然巨大,一家五口租住在济南郊区的毛坯房里。

  我深知拐卖对一个家庭的危害,对社会的危害。我坚信法律能够为我们这些拐卖儿童的被害家庭伸张更多的正义。

  作为受害人,我希望法律能够在精神抚慰金方面更加完善。我们这些寻子家庭所遭受的打击,或许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生活从孩子丢失的那一天就陷入了泥泞,那黑暗的15年里,我们一家没有一天是能够顺畅呼吸的。我们中的一些家庭甚至因为拐卖而家破人亡。

  另外,社会上很多人士呼吁买卖同罪,我们都知道“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我也希望法律除了让买方负刑事部分,还应该对于买家予以处罚和赔偿,才能够更严厉地打击整个拐卖链条。

  最后,感谢国家对寻亲家庭的支持,感谢公安机关打拐的付出,感谢法律对人贩子的严惩,感谢媒体对我们的声援,感谢所有关注被拐儿童受害家庭的各界人士。

  未来,我还会持续关注打拐案件,继续帮助那些仍在路上的寻亲家庭,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支持。因为,他们的苦,我曾经经历过,现在也还在经历着……

  愿:天下无拐!

  申军良

  2021年12月29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