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指数研究报告2021》发布

北京12月24日电 24日上午,由中国新闻网、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主办,网商银行协办的《构建数字普惠金融助力乡村振兴发展论坛》在中国新闻社举行。会上,

  北京12月24日电 24日上午,由中国新闻网、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主办,网商银行协办的《构建数字普惠金融助力乡村振兴发展论坛》在中国新闻社举行。

  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发布的《中国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指数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不仅系统反映了中国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最新现状,还提出了有关进一步发展我国县域数字普惠金融的对策和思路。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冯兴元 (李骏 摄)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冯兴元 (李骏 摄)

  《报告》指出,我国在发展数字经济和数字金融方面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在推行建设普惠金融国家战略方面更是引领全球。近年来,政府明确把发展普惠金融的重点定位在农村,并且强调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政策推动加上金融机构的快速跟进,农村普惠金融体系初步形成,同时也加快了农村普惠金融的数字化。总之,我国的县域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是我国农村地区普惠金融发展和数字化技术快速普及双轮驱动并相互结合的结果。

  不过《报告》也提到,我国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程度总体上仍然较低,且存在各种障碍。在数字支付、数字授信、数字贷款、数字理财和数字保险方面,发展空间还很巨大。

  《报告》显示,近年来我国县域数字普惠金融总体发展水平快速提升,但区域间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存在不平衡问题。其中,东部地区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水平最高,中部地区次之,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发展水平较为滞后。

  但从发展趋势来看,中部地区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水平呈现赶超趋势,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差距正明显缩小。与此同时,各省之间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水平也存在梯度差异。以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指数中位数得分来衡量,作为第一梯度省区的浙江省得分是第六梯度省区西藏得分的3.25倍。但相较于2019年,第四、第五梯队的省份明显减少,许多省份都实现了梯度的跃升。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董翀 (李骏 摄)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董翀 (李骏 摄)

  根据《报告》,近四年内,在数字支付、数字授信、数字贷款、数字理财、数字保险等五类县域数字普惠金融服务中,数字授信和数字贷款作为基础的金融服务类型,发展较快,增长最为显著。而且继数字支付普及后,数字授信和数字贷款授信已经成为发展县域数字普惠金融的重点领域。与此同时,2020年县域数字理财也得到快速发展,这也使得越来越多的县域居民的理财需求得到了满足。而相对于数字信贷,数字保险服务的发展则较为滞后,无论是服务广度还是服务深度,均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间。

  在资金方面,《报告》认为,对于一些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当地金融机构贷款投放力度不足问题依然存在,甚至有一些传统金融机构偏离了支农支小和服务当地县域经济发展的目标。科技银行或金融科技平台公司通过与其他银行合作,对县域联合发放数字贷款,能够促进资金回流县域,有效支持县域经济发展。

  而在数据采集和使用方面,《报告》指出,科技银行或金融科技平台公司与地方政府合作,建立大数据中心,有助于农村地区部分政务和民生数据的归集和利用,扩大客户基础,促进对客户的精准数字画像、数字信用评级和数字授信,最终有利于扩大对县域内客户的数字信贷。

  此外,传统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合作建设农业大数据中心或者农产品交易管理系统,有助于沉淀相关数据和提炼农业大数据,从而有利于改善对农户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数字普惠金融服务。例如,建设银行总行与黑龙江农业农村厅合作建设农业大数据平台,邮储银行白沙支行与当地政府所属橡胶中心合作建设橡胶交易管理系统,都起到了这种作用。

  《报告》课题组通过比较五个典型县的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调研结果,结合全国总体情况,分析总结:我国县域数字金融产业蓬勃发展,进入群雄逐鹿时代;各地区数字化基础设施差异较大,地区间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水平存在一定差距;数字金融生态仍不完善,数据共享红利无法释放;县域数字金融服务风控成本仍然居高不下;县域数字普惠金融服务对象的数字金融素养出现地区间差异。

  针对我国县域数字普惠金融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不足,《报告》中也提出了一些对策。例如,改善数字普惠金融基础设施,缩小地区和城乡“数字鸿沟”,而其中最紧要的则是通讯基础设施、数字金融服务点、城乡个人与企业征信体系,以及信用评级和授信系统的建设。与此同时,不仅需要继续加强国家数字普惠金融发展顶层设计和立法,完善法规政策支持框架,还要发展完善县域数字普惠金融体系。

  此外,《报告》指出,进一步提升县域人口数字普惠金融总体素养也是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当前虽然各类金融机构都在开展金融教育活动,但内容主要集中于反诈骗、反洗钱、特定产品推广等,内容相对单一,且效果不佳。特别是涉农经营主体的金融素养普遍较差,提升较慢。未来应进一步加强县域数字普惠金融教育,从使用互联网到认识金融服务、防范风险、培养履约意识,再到了解数字金融产品,针对各类数字金融需求群体结合具体的应用场景提供多层次多内容的数字金融教育。

留下评论